UC中文网!为您优选史上最牛穿越365体育投注是真的吗_365体育投注网站骗局_365体育投注是哪个,天天快乐阅读!
欢迎您, [ 我的书架 ] 哇!繁体版
首页 > 都市365体育投注是真的吗_365体育投注网站骗局_365体育投注是哪个 > 侧耳听风 >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

195、两只游魂(一更) 作者 / 《侧耳听风》作品集

无弹窗,看的爽,网址记住哦!www.UCZWW.net UC中文网的头一个字母,好记。

记住网址:www.UCZWW.net 能有更多 艳遇 哦!

????齐雍的状态,在姚婴看来,就是梦游。

????只不过,他的梦游状态有点儿特别,他也没做其他的,就是在那紫阳花的周围来回转悠。

????眼下紫阳花都落了,枝叶犹在,也不知他在那儿转悠啥呢。

????姚婴就站在不远处看着他,他还在不断的流汗。虽说宛南气候不错,但夜里还是凉爽,他这般流汗,很容易风寒。

????披在他身上的披风应当能遮挡一些,只是他转悠这么久,谁知道能撑多久?

????天色已经没有那么黑暗了,这院子里的灯笼也显得朦朦胧胧。齐雍就那么无声的在院子里转来转去,真的很像个幽灵。

????其他人都休息了,这些天一直在折腾,再加上今日多多少少都有些受伤,大部分都去了两侧的酒楼了。

????只有隔壁住着东哥,前面的客栈里头还有护卫在值守。但齐雍的声音不大,他们也未必听得到。

????姚婴缓缓的坐下来,一手扶着旁边的廊柱,视线一边追随着齐雍。

????梦游这个症状,难说成因是什么。可是,齐雍这属于是屋漏偏逢连夜雨,受了伤,不知因由的流汗不止,睡着了又开始满院子晃荡。

????姚婴认为,他肯定是哪儿出了问题。但是他现在这个状态,她也不敢去惊着他。

????就坐在那儿静静地看着他,过去许久,前方客栈厨房的后门开了。

????韩伯小憩了一会儿,从这厨房出来,便看到他们两个人在院子的情形。

????刚要说话,姚婴立即抬手示意他不要发声。韩伯满面疑惑,小心慢步的从旁边绕过来,眼睛一直盯着来回走动的齐雍。

????抵达姚婴身边,韩伯连呼吸都放慢了,“公子这是怎么了?”

????“梦游吧,别惊着他。”姚婴也没说的太透彻,毕竟她现在还不是太确定。

????韩伯点了点头,只是看着齐雍那状态,还真是莫名的有点儿瘆人。

????他个子高又挺拔,披着披风,不疾不徐的行走,蓦一时从后面看他,有一种他在飘的错觉。

????灯火朦胧,天还是暗色的,说实话,他若是这个状态在大街上转悠的话,非得把人吓死不可。

????姚婴和韩伯两个人坐在那儿盯着齐雍,都不出声,呼吸也清浅。

????只是两双眼睛四只眼珠子随着齐雍的行动转悠,他们俩坐在这儿也有点儿不像人。

????天色逐渐的转亮,隐约的好像听到了鸡啼声,齐雍走动的脚步也缓缓地停了下来。

????见他停下,姚婴也起身,一步步走过去,尽量做到脚下无声。

????走到他身边,往他的脸上看,稀奇的发现他脸上的汗没有那么多了。

????只不过,他身上的披风好像都湿了,散发着一股水汽。

????挪到他对面,姚婴仰脸看着他,那边韩伯也站起身,紧盯着齐雍,难以预料他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异常的举动。

????齐雍站在那里,眼睛还是那半睁不睁的状态,下一刻,他缓缓的抬起受伤的那只手。

????姚婴的视线追随着他的那只手,一直举到了她耳朵边,看来是又要重复之前的举动,摸她头了。

????她想的没错,齐雍的确是又开始做抚摸的动作,很轻柔。只是,他可能是真瞎了,他一直在摸空气。

????看了看他的手,姚婴若有似无的叹口气,也不知他现在脑子里都是些什么。

????他做了一会儿那个抚摸头的动作,下一刻,他身体忽然向前倾,姚婴立即张开双臂抱住他。

????他身体重,压得她一脚向后退用力撑住,齐雍倒在她身上,头也搭在了她的肩膀上。

????韩伯用最快的速度冲过来,合力的撑起齐雍,然后俩人往房间的方向挪。

????他太重了,两个人合力,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他拖回房间里去。

????放到床上,他全无所觉,双眼紧闭,倒是也不再流汗了。

????姚婴一腿跪在床沿上,费力的将他身上的披风扯下来,之后拿过被子盖在他身上。

????他之前出去连靴子都没穿,双脚沾满了泥土。洗了手巾给他擦拭干净了,才放回被子里,这个人、、、姚婴真觉得他现在看起来比那时在鬼岭受伤都要可怜。

????这么高大一人,却像个小孩儿一样,反差萌没看出来,反差可怜是真真的。

????他不再流汗,眼下瞧着睡得也安稳了,可外面天都亮了。

????韩伯站在床边看了一会儿,然后小声的告诉姚婴一会儿去前面用饭,饭菜都准备好了。

????姚婴点了点头,之后韩伯便离开了,临走时把房门也顺手带上了。

????房间寂静,齐雍睡觉时呼吸极其清浅,几乎听不到声音。

????拖过一把椅子在床边,姚婴决定得这样盯着他,待他醒了,好好的给他检查检查。

????坐在那儿盯着他,也不知何时,她就睡过去了,自己都没有什么感觉。

????昏昏沉沉之际,有一只手在摸她的脑袋,姚婴有了些知觉,随后便睁开了眼睛。

????看到的一切都是倾斜的,这才恍然自己是趴在床边就睡着了。

????那只手还在她头上轻轻的抚摸,又像是不敢用力气,或是带着许多的怜惜,揉的她不由自主的想眯起眼睛。

????趴的时间久了,她脖子都有点疼,只是这只手的抚摸,真是让她觉得舒坦。

????缓缓的撑起身体,看向床上的人,果然是他。他已经醒了,侧卧着,正在盯着她看。她抬起头,他就把手拿下去了,当然了,这次用的是没受伤的那只手。

????“清醒了?”看着他的眼睛,虽说脸色有些苍白,但眼睛却是漆黑有神,是神智清醒了的模样。

????“嗯。你整晚都守在这儿,没有离开过?”齐雍看着她,开口道。他声音有那么一点沙哑,但不失性感,还挺好听的。

????“是啊,怕你有什么闪失,别人守着我又不放心。”说话时逻辑清楚,眼神儿到位,是清醒了没错,正常形态下的齐雍。

????齐雍扬了扬眉尾,眼睛看向别处,但很明显在笑,但又笑的像是在遮掩,偷偷摸摸的。

????姚婴微微歪头看他,视线从他的脸一直落到他脖子上,又落在他上半身。隔着中衣,都能瞧得见他身体的线条起伏,这人不流汗了,整个人瞧着也不可怜了,反而很具诱惑。

????这么瞧着,也看不出什么来,一切都挺正常的。

????他转过脸来,发现姚婴正用那种难以言说的眼神儿盯着他,他也不由的扬眉,“看什么呢?”

????“没什么,你还觉得疼么?额头,还有手。”视线从他的额头落在他手上,额头的伤没包扎,因为他昨天一个劲儿的流汗。只是这会儿有点红,但不再流汗,看起来也好多了。

????“还好,能忍得住。”齐雍回答,一边看着她。他的眼睛一向充满了压迫力,而他用一种很认真又有点腻的眼神儿,就更是让人觉得压力倍增。

????和他对视了一会儿,姚婴不由长叹口气,看他这样子,应当是舒服了。

????就在这时,门外有人进来,也不知何时,房门都敞开了。

????姚婴扭头看过去,这才瞧见门外阳光很好,都不知什么时辰了。

????进来的是东哥,后面还有护卫,端着托盘,饭菜和汤药一并送了进来。

????“阿婴,回去休息吧,熬了一夜了。”东哥拍了拍她肩膀,这一晚她在这儿守着,其他人倒是好好休息了一阵儿,这会儿也该换班了。

????“好。”站起身,姚婴都有点迷糊了。看了看齐雍,他还在盯着她看呢,也不知道什么意思。

????只不过,他昨晚睡着了之后梦游,这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。想了想,她趁着护卫把饭菜送到床边的时候,她朝东哥使了个眼色,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出了门。

????“不知阿婴有什么事情要避开公子说?”东哥很明白她叫他出来的意思。

????“不知韩伯有没有和你说,昨晚公子睡着了梦游,一直在这院子里头转悠,像闹鬼了似得。他白日里若是睡着了,东哥你看的严一点儿。白天眼睛多,他那个样子实在有碍瞻观,再说可能还会引得护卫心里不安。我觉得,他白天要是梦游的话,你就把门窗都锁上,把他关在里头折腾,刨坑挖地都行,只要别出来吓人就是了。”姚婴小声的说着,作为长碧楼的领导人,他要是梦游到处逛游,成什么样子?

????东哥倒是没想到还有这事儿,韩伯也没有跟他说。

????想了想,他觉得姚婴说的有道理,大白天的,齐雍若是梦游,绝对不能让他到处走。

????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他微微颌首,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????就算是把齐雍当成动物,圈在那房间里,也决不能让他出来丢人。

????直接回了对面的房间,姚婴倒在床上便起不来了,很快睡过去。

????只不过,大概是因为齐雍折腾的,她梦里都是齐雍梦游在逛荡的情景。他不止在院子里逛荡,还跑到大街上去吓人,引得围观的人都害怕不已。她也跟着心惊胆战,很想把他扛回去,可是又扛不动他。

????天知道她在梦里折腾了多久,累的她精疲力尽,感觉手脚都抽筋的开始抖动,她才睁开眼睛。

????而睁开眼睛她就清楚了,她的确是手脚抽筋,这不是梦。

????趴在那儿,她撑了好久,这手脚的抽筋儿才缓解。翻转过身体瘫在那儿,这一觉睡得她满身都是汗。

????该死的齐雍,让她梦里也不得安生。可是这会儿醒了,她也的确是担心他,也不知白天有没有出什么症状。

????想她白天也没在他身上看见什么不对劲儿,如果真的是中招了,那么,也只有那个‘小孩儿’有下手的时机以及本领了。

????她躺在那儿钻研了许久,随后才起身,换上干净的衣裙,将长发重新整理好,她已是饥肠辘辘,饿的没有丝毫力气了。

????走出房间,太阳都偏西了,这院子里散着余晖,有那么几分清冷之意。

????出入的护卫看见她,也立即点头打招呼,谦逊而有礼。

????姚婴也颌首示意,随着时间的推移,再加上共同遇到一些危难,她这赤衣加身的地位似乎也愈发巩固了。

????往齐雍的房间那边走,走到近处,便听见里面有说话声,看来这家伙没睡觉。

????正好有护卫从里面出来,姚婴扬了扬下颌,叫那护卫过来,“谁在里面呢?”

????“是孟公子来了。”护卫如实答道。

????孟乘枫?他怎么来了。

????往门口移动,姚婴也没进去,只是站在门口那里听。厨房那边,给她拿饭的护卫走过来,看着她站在那儿偷听的样子,不知是进还是退。

????听了一会儿,其实里面也没说什么,两个人在讨论孟梓易。

????片刻后,姚婴自己从护卫手里把托盘拿过来,然后进了房间。

????她出现,房间里的人都看了过来,齐雍孟梓易,还有东哥,他们三个人在房间里。

????看样子,这白天齐雍也没睡觉,更没梦游。他就倚在床上,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,好像受了伤也没感受到一丝的疼痛。

????“公子,孟公子,你们用膳了么?”端着托盘,她径直的走到桌边坐下,问道。

????“自己用吧,睡了一天,舒坦了么?”靠在床上的人歪头看她,唇稍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。疼痛没错,但,看见这个小人儿,他心情就好了起来。

????虽说总是使一些小计谋,但,她的心,他也是看得见的。只能说她天生就是如此狡猾和不安稳,有一种想要‘控制’他的欲望。

????“嗯,舒服多了。”点了点头,她拿起筷子吃饭,闻见饭菜的味道,她口水都流出来了,肚子里更是咕咕叫。

????孟乘枫就坐在旁边的窗前,看着她闷头用饭,他颜色浅淡的眼睛也不由染上一丝笑意,她吃饭的样子真的很像松鼠。

????“阿婴,孟公子今日过来,是有大事。”大概是因为这房间里的气氛有那么一点不自然,东哥忽然开口道。

????闻言,姚婴抬起眼睛看向孟乘枫,他也正在看着她。

????“是这样,孟公子昨晚,和公子有一样的遭遇。”东哥接着说道。

????将嘴里的食物咽下去,姚婴看着孟乘枫,“孟公子,你也梦游了?”

????“据说,是那样了。”孟乘枫微微颌首,他也不知自己有没有梦游,是护卫说的。

????“那昨晚,本公子又是何情形?东哥说,只有你看到了。”齐雍问道,自己梦游,他自己是不知道的。而且,这若是换了别人跟他说,他是不会相信的。

????“你睡着了之后就莫名其妙的爬起来了,一点儿声音没有,走到院子里乱转,像鬼一样。”看着他,姚婴告知,当然了,语言可能没办法表达他那诡异的样子。

????“本公子还有梦游之时。这是病,应该有法子医治。”齐雍哼了一声,显然对这种病症表示嗤之以鼻。

????“是啊,可以治,你不睡觉就行了。”姚婴跟着点头,他想的很简单。

????“你若守着,本公子兴许真的会撑住不睡。”齐雍接着道,不睡觉而已,而且,在不睡觉的时候还可以做很多事。

????“我可以守着你,但是,我觉得你也未必是梦游症。你和孟公子又不是什么连体婴,怎么会在同一时间患上一样的病症。我最初还想着,或许是那个‘小孩儿’的问题,公子和他交手,被他暗算了。但是如今孟公子也有这个症状,想必就不是那个‘小孩儿’的问题。一定是在你们二人同在一处的时候发生的事情,想来想去,就是在孟梓易的宅子里那段时间了。”她的推测也并非没有道理,梦游症又岂是随便一个人都能患上的么?

????闻言,齐雍缓缓的坐直身体,他对那些痋蛊之物大都免疫,即便是中招了,这身体在排斥,也会让他在最短的时间内感到不适。

????但是,他现在没有什么知觉,不觉得自己哪里出了问题。

????“正好孟公子来了,那就今晚试试吧,看看你们二人到底哪里出了问题。”放下筷子,姚婴说道,她倒是要看看,他们俩到底怎么回事儿。

????齐雍和孟乘枫对视了一眼,都没有反对。他们俩都不知梦游之事,皆是听旁人所说。但,只要一想到自身会发生这种事,也有几分惴惴。

????将托盘收走,外面太阳也落山了,姚婴站在外面仔细琢磨了一会儿,细细想来,她觉得可能是齐雍和孟乘枫在地道里时发生的。

????那个时候,地道里没有几个人,除却他们俩,还有鹤玉,以及三个护卫。

????只有齐雍和孟乘枫中招,是不是说明,那另外四个人有问题呢?

????但,姚婴并不确定,可能肯定的是,这个动手下蛊的人,是个高手。

????就在这时,房间里传来东哥的呼唤声,姚婴迅速的返回房间,盘膝坐在床边的齐雍,和坐在窗边的孟乘枫两个人,开始汗如雨下。

????太阳一落山,他们就开始这样了,果然啊,她猜得没错。

????只不过,他们俩看起来真的有点不太好,齐雍额头上的汗如雨点一样簌簌的往下流。

????东哥着急的给他们二人拿手巾擦拭,但经过昨晚,就已经知道擦拭根本没用。

????走到床边,姚婴看着齐雍湿润了的眼睫,“公子,你现在特别像我见过的坐月子的产妇,虚的不得了。”

????瞬间变脸,他抬起眼睛瞪着她,“虚?你想试试么?”

UC中文网手机站:m.uczww.com 无广告阅读更愉快!

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
《凤求凰之引卿为妻》阅读提示:

①精彩365体育投注是真的吗_365体育投注网站骗局_365体育投注是哪个《凤求凰之引卿为妻》连载于UC中文网,更多关于《凤求凰之引卿为妻》内容, 请关注看UC中文网。
②书友如发现本365体育投注是真的吗_365体育投注网站骗局_365体育投注是哪个《凤求凰之引卿为妻》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马上向本站举报。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,非常感谢您的支持!
③本站所收录精彩365体育投注是真的吗_365体育投注网站骗局_365体育投注是哪个 《凤求凰之引卿为妻》(作者:侧耳听风)及有关此365体育投注是真的吗_365体育投注网站骗局_365体育投注是哪个《凤求凰之引卿为妻》 评论所代表观点,均属作者个人行为。